金狄書室


玲兒與阿苦(二)

落戶珠璣巷

婚之後,玲兒便離開江西富平縣城,跟從阿苦來到廣東南雄縣。阿苦租賃一間小房子安頓玲兒,然後便到黃百萬家中打工。

珠璣巷位於由中國廣東省南雄市北9公里,在梅嶺的南方,從江西到南雄要越過高高的梅嶺,自唐朝丞相張九齡開鑿梅關驛道之後,成為梅關驛道上的一個商業重鎮。因有山嶺阻隔,人們到達廣東南雄便覺安全,繼而聚居珠璣巷。它是古代中原地區的人民經商或躲避戰亂遷徙嶺南地區的中轉站。珠璣巷在歷史上是廣東先裔的棲息地,現在分佈在於珠江三角洲地區的大多數廣東人都是原珠璣巷居民的後裔。

黃百萬有一兄長叫黄貯萬,他早年娶了一位大美人叫蘇姫。傳聞蘇姫是從皇宫出走的妃子,流落江湖,輾轉去到江西富平縣城,遇上前來經商的黄貯萬,並跟從他來到珠璣巷,嫁給他為妻。

蘇姫知道玲兒是從富平縣城來的,很是高興,很想從玲兒口中知道富平縣城新近的事情,便邀請她到家中相見。她們一見如故,喋喋不休。之後,兩人成了閨中密友,不時互吐心事。

另一方面,阿苦憑著勤奮的工作表現,得到黃百萬的器重,經常陪同黃百萬到江西買貨,學會很多營商之道。黃百萬本來經營杭州絲綢,但因從江西到杭州要再多一程水路,加上北方政局不穩,成本增加了。阿苦眼見江西有很多民間瓷窯,出品瓷器製作精美。他覺得江西瓷器一定會受外國歡迎,於是便建議黃百萬專營江西瓷器,黃百萬接納他的建議,結果令業務蒸蒸日上。

兩年後,玲兒的大兒子出世了,那年是牛年,便為兒子起名「大牛」。玲兒與阿苦一共有四個兒女,大牛、二牛、三鳳和四鳳。雖然生活平淡,夫婦二人都感到滿意和幸福。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北方的政局愈來愈混亂,更多逃難的人來到珠璣巷,並帶來消息:有人跑到官府告發黄貯萬娶了出走皇妃蘇姫為妻,官府啟奏朝廷,朝庭詔令要通緝蘇姫問罪,決定派出五百軍兵血洗珠璣巷

知道這消息後,黃家召開家族會議,決定全部人逃亡,南下廣州避禍。玲兒更心生一計,建議在古井旁放置一塊石碑,說明:「為了不想牽連珠璣巷居民,蘇姫已投井自盡。」眾人覺得是好計謀,便設置這樣一塊石碑,然後,逃亡至廣州。

為了避禍,其他人也跟隨離開珠璣巷,南下珠江三角洲各地,珠璣巷人去樓空。軍兵去到珠璣巷,見到石碑,以為蘇姬死了,而且珠璣巷已空無一人,便離開珠璣巷,回去覆命。

 

成為客家人

這些人從中原移徙至珠璣巷,再南遷至珠江三角洲不同地方,甚至移民到世界各地。因為客居他鄉,擁有這獨特歷史背景的族群自稱客家人。

南宋時期,廣州是嶺南地區的一個對外貿易的重要商業港口,海上貿易繁榮,是僅次於福建省泉州港的全國第二大港。

中國福建省的泉州港是海上絲綢之路起點,主要原因是中國東南沿海山多平原少,陸路往來不易,自古人們便積極向海上發展航運,航道通往亞、歐、非洲一百四十多個國家。

南宋末年,遊牧民族盤據華北地方導致絲綢之路阻斷,令海上絲綢之路貿易更加蓬勃。海上絲綢之路不僅運輸絲綢,而且也運輸瓷器、糖、五金等出口貨物,和香料、藥材、寶石等進口貨物。

去珠璣巷根據地,黃百萬要在廣州從頭開始。為了尋找貨源,他嘗試從廣州經海路到泉州辦貨,阿苦與他同行。頭幾次都非常順利,於是黃百萬決定大展拳腳,帶備大量資金,預備購買瓷器、絲綢等名貴貨品回廣州,再轉售給來到廣州經商的阿拉伯商人。

黃百萬辧好貨,乘船回廣州,殊不知,途中遇到颱風,海上翻起滔天巨浪,巨浪打爛大部分瓷器,所有絲綢都濕透了,不能賣了。黃百萬損失慘重,近乎破產,只好結束生意,替人做買手,維持生計。因此,阿苦亦失去工作。

夫妻同心,其利斷金。為了生活,阿苦夫婦開了一個客家菜小攤檔,招牌菜式有鹽焗雞、東江豆腐、梅菜扣肉等等。由於玲兒廚藝了得,引來很多食客,加上阿苦營商有道,他們的生意蒸蒸日上。

兩年之後,一間名為江西客家菜館的茶樓開張,這就是阿苦夫婦的第一間茶樓

 

由於店名改得好,吸引不少江西同鄉食客,成為江西人的聚腳地之一。慢慢,江西人在茶樓附近活動,開設商店,形成一個小社區,廣州人都叫這埵縝隢家村。

由於,政權變動,中國已進入元朝,由蒙古人做皇帝,更多人從北方來到廣州落戶,阿苦夫婦常常向食客打聽北方的社會變化。

元代的商業高速發展,商人的地位得到提升,從事商業活動的人也越來越多,人們不再以讀書做官為目標,反而傾向經商,很多民間百姓依靠經商成為巨富。當時,不少廣州人到東南亞一帶做生意,包括出口瓷器,海上絲綢之路又叫海上瓷器之路。單在廣州西村一帶,就有二十多個外銷瓷的民間瓷窯。阿苦正好抓住這一商機,除開茶樓外,還與黃百萬合作,大做陶瓷貿易,建立自己的商業王國。

一天,玲兒的大兒子大牛領著一位中年婦人來見玲兒,說是從江西富平縣城來的。玲兒招呼她坐下,打量她一下,覺得很面善,但又說不出她是誰。那婦人開腔說:「我是傻姑呀。」

她是那個在街上拾荒的傻姑,現在說話不再結結巴巴。

「我從江西一路尋找你們,不斷向人查問,到過珠璣巷,最後來到廣州,好彩終於找到你們。」傻姑繼續說。「這些日子你是怎樣過的﹖麗娘和法可和尚的近況如何﹖」玲兒問。「你們離開富平縣城後,我一直跟隨麗娘在江西各處傳道,是她醫好我的病,她早兩年仙遊了。法可和尚到杭州金山寺做主持,他離開富平縣城前,叫我來投靠你。」「那你留在這兒,以後這奡N是你的家。」玲兒說。

從傻姑帶來的消息,玲兒知道江西已沒有牽掛的人,便再沒有回去江西。她和阿苦及家人決意植根廣州,成為廣州的客家人。

全書完

 

 

 
 
銀行過數
中國銀行 BOC
012-828-2-019644-3
下載訂購表格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Powered by AB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