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狄書室


大家姊

廣東順德碧江鎮住了一家人,爸爸叫吳大牛,在絲綢廠做工人,媽媽叫徐阿嬌。他們有三個女兒,大家姊出世時下著毛毛細雨,所以起了一很有詩意的名字叫小雨。吳大牛希望徐阿嬌的第二個孩子是個男孩,但卻生了一個女孩,所以起名帶娣,希望她能帶來一個弟弟,可是第三個孩子仍是個女兒,叫運娣。

吳大牛在工廠做工人的收入不多,靠著微薄薪金維持一家五口的生活殊不容易,所以他只好放下「追仔」的夢。

大家姊小學畢業後便到絲綢廠做幫工,以幫補家中開支。這時候,徐阿嬌意外懷孕了,三姊妹都盼望著一個弟弟的來臨,這樣媽媽便不會再聽到沒有能力繼後香燈的閒言閒語。

「是個男的,我有兒子啦!」吳大牛太感動了。一家人都為這個小男嬰出世而興奮。這個男嬰是吳家的「金叵蘿」(即集萬千寵愛在一身),叫寶寶。

三年後,政府批准吳大牛移民到香港生活。吳大牛跟家人開了一個嚴肅的家庭會議,決定由他先行帶領大家姊和寶寶去香港投靠居住在香港的二叔,徐阿嬌、帶娣及運娣留在家鄉。自此,一個家就變成兩個家。

到了香港,吳大牛到酒樓學做師,因有得吃,又可帶「下欄」(使用後剩下來的食材)回家,可解決食飯的問題。大家姊則負責照顧寶寶和二叔家的家務,間中也會從附近拿些膠花等加工工作回家,以補家計。

大家姊覺得住在二叔公(即爸爸的爸爸的弟家不太方便,便想找一份「住家工」(即家傭),因僱主會提供食住。可是,僱主見大家姊年紀小,又堅持要帶著寶寶,不想僱用她。大家姊跟僱主說可先試用她,合意才聘請她。大家姊是順德人,能煮得一手好家庭菜,加上她手巧心靈,女主人很合意,(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上流社會喜請「順德媽姐」(即來自順德的女傭),認為很有派頭),便聘請她當女傭,提供她食宿。

得到這份住家工,大家姐踏實了,帶著弟弟在香港生活。吳大牛繼續在酒樓工作,並住在二叔公家。

時間又過了五年,吳大牛對當年留下妻子和兩個女兒在鄉下生活,深感內疚,便拿著所有的積蓄,回到順德老家,將祖屋改建成一間小菜館,一家大小合力經營。大家姐則留在香港和弟弟一起生活。

 

本來,弟弟寶寶能在香港生活是一種福氣,因為大家姊的僱主安排他與他的小兒子一起進入一所有名的小學讀書,前途應該是美好的。可是,寶寶感到自卑,他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學校社羣,常常在學校生事,在家的表現反叛。因此,僱主要求大家姊在外找地方居住。

大家姊得到女主人的幫助,在工作地點附近買了一層唐樓小單位,與寶寶一起居住,又為寶寶找了一所平民小學讀書。難題表面是解決了。

寶寶因缺乏照顧,誤交損友,並吸食毒品,自初中開始便時常進出兒童院和戒毒中心。大家姊對寶寶學壞了,非常心痛和自責。

吳大牛和徐阿嬌兩夫婦覺得大家姊對家庭的付出很多,現在寶寶出事了,為了減輕大女兒的壓力,便決定將菜館交給兩個已婚的女兒打理,夫婦二人到香港幫助大家姊打點一切。

後來,寶寶藉著福音戒毒,成功戒除毒癮,並重投校園,完成中學課程。之後,他考進中華藝學院,成為中華藝學院的第一屆畢業生。

今天,是吳寶寶的結婚日子。在婚禮上,吳寶寶忍著眼淚細說大家姊的故事,大家姊坐在主家席忍著眼淚聽著。

 
 
銀行過數
中國銀行 BOC
012-828-2-019644-3
下載訂購表格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Powered by ABCHK.com